阿賴

生贺

这是一篇拖了整整三个星期给 @墨灰色 的生贺,啊,感觉我的内心充满了愧疚_(:3」∠❀)_
希望 @墨灰色 可以喜欢吧ε٩(๑> ₃ <)۶ з
另外:陌阡尘是 @墨灰色 在fgo中的名字,此篇以fgo为背景。

=====================
    “陌阡尘小姐!”
    “在!”陌阡尘回过神来,应了一声。
    白贞的脸上显出少有的怒气:“请不要在战斗中分心,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我知道了——”虽然这么说着,但陌阡尘显然依旧心不在焉。
    白贞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加快了战斗速度。
    战斗结束后,陌阡尘怀中抱着大火,眼睛却在自己的英灵列表中划来划去。
    “嘤……白贞……”陌阡尘泫然欲泣地看向白贞。
    白贞连忙走过去轻轻地抚了抚陌阡尘的背:“怎么了?陌阡尘小姐,您是身体不舒服吗?”
    陌阡尘把头窝在白贞怀里,摇了摇头:“没有。我,我在想,我的英灵们是不是都不记得我的生日了。”
    “怎么会呢?”白贞继续抚着陌阡尘的背:“每个英灵都不会忘记master的生日的。”
    “可是,他们到现在都没有给我发生日语音!”
    “恩……这个问题嘛,”白贞对陌阡尘笑了一下“因为他们打算换一种方式给陌阡尘小姐过生日啊。”
    “真的吗?”陌阡尘眼睛亮亮的看向白贞。
    “当然是真的了。”白贞回以微笑。
    于是的到解答的陌阡尘带着好友的大佬白贞再次开始了种火之路。
    “白贞!他们真的没有忘记我的生日吗?”
    “当然,陌阡尘小姐。英灵知道御主的每一个消息,包括生日。”
    “白贞!那他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给我过生日呢?”
    “这个,好像是要用现在人们庆祝的方式吧,我并不是非常清楚。”
    “白贞!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个是因为您的英灵想参考一下女性的意见,所以询问过我。”
    “啧,不就是过个生日嘛,还要弄得那么麻烦,哼!”
    “所以,陌阡尘小姐千万不要生气啊。”
    “哼哼,那我就暂时不生气好了,剩下的看他们的表现吧!”

    “生日快乐!”
    “嘭!”
    开心的陌阡尘一会到迦勒底就遭到突然袭击,然而“身娇体弱”的她面对这场从四周包围袭击毫无抵抗之力,只能抬起双臂护住脸,让丝带等奇怪的东西挂在了身上。
    等到四周安静下来,陌阡尘放下了手,眼睛向四周一扫,心中的欢喜通通化为冷漠。
    她的四周围绕着大概七八个英灵,看着有点眼生,应该是从灵基保管室溜出来的,每个英灵手里都拿着一个已经被使用过的万花筒,空洞洞的洞口正对着她。
    最后,陌阡尘看向了唯一一个熟人——玛修。
    “玛修,你可以向我解释一下吗?”
    玛修似乎知道了自己做错了事,有些慌张地看向陌阡尘:“这个是万花筒,达芬奇说这个非常适合在生日庆祝时使用,”玛修小心地看向陌阡尘,声音也小了下来“前辈……你不喜欢吗……”
    陌阡尘深吸一口气,露牙笑了笑“不,我非常喜欢!不过……”陌阡尘拨下一颗卡在衣领的糖果,“为什么里面会有糖果?”
    “罗曼医生说生日应该有糖果,而且要让不喜欢甜食的前辈注意到,所以就往里面加了……”
    罗曼医生!陌阡尘在心中咆哮了一声,弯腰捡起变得只有手指头大的魔力棱镜“那这个呢?”
    “迦尔纳先生说您好像特别沉迷这个……”
    迦尔纳!陌阡尘吞下心中的一口血,又捡起了地上的圣晶石碎片“那……那……那这个呢……?”
    “黑狗先生说整个砸人太疼,碎片又可以在达芬奇的商店换成整个,所以就砸碎了放在里面……”
    黑狗!陌阡尘含泪吞血,枉我天天给你们打材料,打大火,打圣杯,你们就这样糟蹋我的材料!什么都往万花筒里放还能正常使用真是太给你们面子了!
    “前辈……”玛修担心地扶起了绝望的躺在地上的陌阡尘。
    “我没事。”陌阡尘保持微笑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惊喜我很喜欢哦。你们应该不止准备了这个吧,带我去看看吧,好吗,玛修?”
    “没问题,前辈!”玛修的脸有点红,有点小开心的走在陌阡尘身边,带着她走。
    走着走着,陌阡尘发现最终的目的地好像是在自己的卧室,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呢,以前的夏日祭,万圣节,圣诞节之类的日子终点装饰都是在自己的房间。
    玛修在房间门口停住了,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前辈,可能会感觉有些乱。”
    “没事没事,”陌阡尘摆了摆手“那么多节日,活动装饰我都挺过来了,我现在还怕什么!”
    玛修没忍住笑了一下,马上又端正了脸色,打开了房门“前辈,请进!”
    “恩……”陌阡尘撑着下巴打量着房间,偏头看了看玛修紧张的表情,笑了笑“很不错,看的出来你们花费了很大的心思。”
    的确花了很大的心思,整个房间被暖色的丝绸,蝴蝶结,花朵装饰的满满当当。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太协调,但好歹看起来有种“喜庆”的感觉。
    “非常棒!”陌阡尘鼓起了掌。
    “是吗。”陌阡尘身后传来淡淡的男声,然后陌阡尘感觉衣领一紧就被拎了起来,再被抓住脚踝,倒提起来。
    陌阡尘:mmp!幸好劳资今天穿的是西装!woc黑狗你放劳资下来!
    “黑狗!”陌阡尘急促的喊了一声,随机感受到整个身子在往下坠,连忙护住头部,却没有疼痛感传来。脚踝上还有拉力,就以为黑狗只是想吓一下自己,于是松开了护住头的手,刚想说些什么,就又是一阵失重感传来,然后头轻轻挨到了地面。
    陌阡尘:mmp!!!
    紧接着,陌阡尘又被提起来,再放下让头挨一下地面,再提起,再放下,再提起,再放下……
    总共头挨地十六下后,陌阡尘才被提着后領正着放了下来。
    然而陌阡尘已经连站都站不稳,直愣愣的向后倒去,幸好玛修及时接住了她:“前辈!前辈你怎么了前辈!”
    “我……我没事……”陌阡尘艰难的说道“就是……头有点晕……让我……歇歇就好……”
    好一阵子过后陌阡尘的脸色才恢复正常,眼睛直直的看向黑狗:“ba——sa——ker——”
    一向冷淡的黑狗这时的脸色有点尴尬,不太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是爱尔兰过生日的习俗,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好吧。”陌阡尘叹了口气,“那么basaker先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虽然黑狗一向冷淡,不爱搭理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什么也不懂,相反的,他一瞬间就知道了陌阡尘想要的是什么话:“生日快乐,master。”
    “恩……”陌阡尘满意的点了点头,放过了黑狗,让他去做自己的事了。
    忽然玛修想起了一件事情:“前辈,孔明先生为您准备了一样东西,您要看看吗?”
    “好啊!”高兴上头的陌阡尘十分期待。

    不一会儿,玛修端了一个托盘过来,放到了陌阡尘身边的桌子上。
    陌阡尘伸头去看,发现上面放着一碗面和一个水煮蛋。
    “这个是长寿面。”玛修见陌阡尘一直盯着面,开头解释道。
    “长寿面!”陌阡尘惊疑不定的看向玛修“长寿面不是给长辈吃的吗?为什么会给我?我的年龄是全迦勒底最小的吧?”
    玛修连忙解释道“孔明先生说前辈是master,勉勉强强可以称得上是‘长辈’。所以才做了长寿面。”
    “行吧。”陌阡尘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又指着水煮蛋问到:“那这个呢?”
    玛修回想了一下,说:“孔明先生说,按照中国习俗来讲,过生日的时候必须吃一个水煮蛋。还有,孔明先生说,吃长寿面的时候必须要一口气全吃下去,不能咬断!”
    “好的好的。”陌阡尘看着又严肃起来的玛修,笑着应了下来,又问:“那老师人呢?这个不应该本人亲自给比较好吗?”
    “孔明先生做完面就去书房了,就是走的时候脸有点红,好像是害羞了。不过面是孔明先生和医生一起做的,在厨房呆了好久呢。”
    “会害羞的老师。”陌阡尘喃喃自语,“我好想见见害羞的老师,自从上次四破变小时候脸红了一次我就再也没看过了……”
    陌阡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医生呢!他怎么也不来?”
    “医生在帮忙完成给前辈的最后礼物哦,说是要在这个礼物上洗刷败在长寿面上的耻辱。”
    “败在长寿面上的耻辱?”
    “恩,医生说在厨房搓一天的面才做好一碗实在是太失败了。”
    “咳!”陌阡尘狠狠咳了一下:“那,那是挺不容易的噗哈哈哈哈哈——”
    “前辈,”玛修无奈的喊了她一声,把长寿面推了过去,面露期待,“试一试面怎么样吧!”
    “恩,对,吃面!”陌阡尘拿起筷子:“希望面还没有僵掉。”

    且不说陌阡尘如何在不咬断面的情况下吃完了只由一根面组成的一大碗面,总之,他最后是被玛修扶出迦勒底,来到玛修所谓的放置由迦勒底全体英灵制作的礼物的场所。
    并没有太远,就是在迦勒底旁的雪原上。以往总是风雪肆虐的雪原现在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雪,但是上面多出了许多冰雕,非常大,却不是被雕成动植物,而是娱乐设施。上面还有许多英灵在加紧施工,而罗曼医生正在指挥着冰雕的雕刻与安放。
    “之前前辈一直想要出去玩,可是连续的特异点一直没有让您完成这个想法。而迦勒底里面和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所以我们就策划可不可以在离迦勒底不远的这里,给您建造一个由冰雕组成的游乐场。虽然保存的时间不会太久,而且现在还没有完工……”
    “但是,”玛修拉着陌阡尘向冰雕群走去,“请一定要喜欢这个礼物啊,前辈!”
    远处的医生和英灵也已经发现了陌阡尘的到来。医生向陌阡尘挥了挥手,忽然又转身对英灵们喊了一句什么话,再转回来,伸展双臂挥了挥。然后,陌阡尘就听到了由她所有英灵,还有医生,玛修一起对她说的,在这一天她最想听到的一句话:
    “生日快乐,master!”

===================
emmm,希望 @墨灰色 没有被冻死(´๑•_•๑)

等车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大概),如果觉得不好看可不可以不打脸_(:з」∠)_

当吴妈妈拿出一摞照片的时候,吴邪是拒绝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软用。即使吴邪干翻了汪家,也改变不了吴邪年近四十还没往家里带过女朋友的事实。所以相亲这种事,是时候让吴邪试一试了。
虽然吴邪非常想让张海客代替自己去相亲,但是台湾并没有晚上飞往大陆的航班,所以还是得亲自上阵。
第二天一早,吴邪换了一套稍正式的衣服,临走前看了一眼张起灵的房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他的睡眠。相个亲而已,没什么好怕的。吴邪对自己如此说道。
果然不出吴邪所料,这场相亲确实好应付。短短半小时内,吴邪就刷了不少好感度,并且让女方有了一种“虽然男方人很好,但是我和他肯定和不来”的感觉。看差不多可以用来向爹妈交差,吴邪也就想女方告辞拍拍屁股走了。
站在公交站前,吴邪叼了一根路上买的棒棒糖,顺便刷刷朋友圈,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然而,直到吴邪吃完了棒棒糖,刷完了这个月最后一点的流量,公交车都没有来。
吴邪“啧”了一声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公交车号。于是走到公交车牌前仔细看了起来,正面没有直达自己住处的公交车,就绕到了背面。
就在这时,一辆公交车急吼吼的开了过去,与吴邪擦肩而过。吴邪打了个激灵,回头一看,卧槽!这不是他要坐的公交车吗?!卧槽!停车!但公交车听不到他的呐喊,愈行愈远,留下一脸蒙逼的吴邪。
吴邪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发车间隔时间,二十分钟。好,老子就再等二十分钟。于是吴邪又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期间,吴邪看着一辆又一辆自己不需要的公交车从远处开来,在自己面前停下,又开走,不禁无聊到开始数起了公交车。
半小时后。
好好好,这是第三辆。吴邪看着眼前开走的公交车,又开始思考为什么其他公交车每辆开过三辆,自己等的却始终不来。
忽的,吴邪眼前一亮,站起身掏出硬币迎上正朝这开来的公交车,心道,这才叫功夫不负有心人,tmd终于来了。然而那辆公交车从根本上忽视了他,连车速都没缓一下,保持车速冲了过去,留下一脸蒙逼╳2的吴邪。
卧,卧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车!
吴邪心情复杂的看向公交车离开的方向,虽然那里已经看不到车了。终于决定召唤张起灵。
“喂,小哥,”吴邪打通电话,想提出让张起灵接他回去的事情,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等等,小哥,现在没事了。”
因为吴邪看到一辆公交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对他大开,一阵凉气扑面而来,里面还有一个老司机对他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虽然看起来有点猥琐。
于是吴邪心情复杂的上了车。
在这次事件过后,吴邪又多次面临这样的情况。
同样是坐公交车,同样是等了很久,但只要给张起灵打一个电话,再经过一下对话——
“喂,小哥。”“等等,小哥,现在没事了。”
就可以立即获得公交车一辆,里面有一个老司机对他微微一笑。
再过不久之后,吴邪养成了一个习惯,如果要做公交车,就在站台给张起灵打一个电话,然后就可以看到心仪的公交车停在面前,再然后,他就可以对正在对他微笑的老司机回一个和善的微笑。
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
恭喜邪帝新技能get√
小哥:吴邪到底想说什么……

最后手动圈亲友 @墨灰色  @清清清歌子  @一只小黄叽咯叽咯叽咯叽

对对对你的连连,迟到了那——么多天的生贺,我知道我画的一点也不像也不好,你知道我画画就这样子了,躺倒任你打,不要打脸qwq
_(:з」∠)_
@一只小黄叽咯叽咯叽咯叽